您的位置
船场网 >社会> 人民路上⑩|成都“中轴线”:奠定经济格局,南北延伸百里

人民路上⑩|成都“中轴线”:奠定经济格局,南北延伸百里

来源:船场网 点击:1906

[编者注]

自从7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些成就不仅反映在宏观数据中,也反映在每条街道和小巷的变化中。一条路见证了一次旅行。《澎湃新闻》派出几名记者走访全国许多城市的人民道路,记录国家记忆和道路上发生的变化,展示新中国的发展成就。

“变化太大了。许多人住在人民路上,但可能不明白。”邓齐鲁今年77岁。他在成都人民路榆林区已经住了30年,见证了人民路是如何从一个破旧的老城和无尽的田野一步步变成今天的经济大道的。

巴蜀文化专家、《成都街巷纪事报》作者袁廷栋告诉《中国新闻》(www.thepaper.cn)新中国成立后,有法国背景的著名作家、成都市副市长李任杰,参照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为规划人民路南段70米宽做出了巨大努力,从而决定了成都未来城市发展的中轴线。他说,成都市的发展是随着人民路一步步前进的,因此人民路已经成为成都市发展变化的重要标志。

人民路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成都的中轴线,毗邻文淑广场,穿过古老的“皇城”和华西大坝,延伸至天府新区。人民路不仅继承了历史文脉,为未来城市发展奠定了基础,也决定了成都作为西部大都市的城市格局。

2019年国庆前夕,成都人民南路的这篇文章中的照片都是来自澎湃新闻的记者徐辉的照片(除了他的签名)

城市的“中轴线”

成都的中轴线已经存在了几千年。数据显示,在明朝蜀王统治时期,成都有一条贯穿城市的南北中轴线。今天,成都的中轴线是连接南北的人民路。

成都人民路由北向南分为人民南路、人民中路和人民北路。成都人民路从北站广场出发,经过万福桥、文淑医院、罗马、体育馆、侯子门、四川科技馆、天府广场、锦江饭店、省级体育馆、世纪电脑城、华西大坝、人南立交桥、南站等成都历史、文化、商业地标,到达南站,全长11.2公里。

成都人民南路立交桥

为了适应经济的快速发展,成都人民路也向南延伸穿过南站,与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相连。在过去的十年左右,这条路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新中国成立后,成都人民路的建设规划显示了很大的远见。

据四川新闻网报道,1953年,成都的第一个城市规划包括一个重要的项目,开放贯穿城市南北的人民路。

袁廷栋表示,当时有法国留学背景的著名作家、成都市副市长李任杰提到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并计划成都人民南路宽70米,但实际建设中比原计划缩短了几米,从而为成都未来的城市发展模式奠定了基础。

“你看,六七十年前修建的道路今天仍然不落后。无论如何重建,都没有必要移动两边的建筑。”他说,当然,改革开放后,中轴线才真正发挥作用。

1962年,人民路正式命名为人民北路、人民中路和人民南路。据《成都城建日报》报道,人民南路宽64米,其中快车道宽18米,人行道和绿化带宽12米,支线宽3.5米,慢车道宽7米。人民北路总宽度为50米。人民中道拓宽了老城区的街道和14米的混合车道。两边的行人宽4.5m。人民路在20世纪50年代开始分段建设,1985年竣工。经过20次重建,它已经成为今天的样子。

玉林区居民杨广林说,20世纪60年代参军时,他从人民北路走到火车站,乘火车去参军。当时,人民北路两侧仍是农田。然而,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每当他回家探亲时,人民路就焕然一新,有雪松、绿化带和漂亮的路灯。

《成都城建纪事报》对人民南路路灯的变化介绍如下:“1958年,人民南路安装了55列ZBG-28-5.5m悬臂灯,20世纪60年代高压汞灯作为光源。1982年,改为63列五火木兰灯,4列一对一灯和319灯。到1988年,人民南路配备了五盏大火玉兰灯笼,就像永不凋谢的花朵。”

据四川新闻网报道,人民路仍然是成都二环路中最宽的街道,也是60年来唯一没有扩建的街道。2012年2月,成都正式提出建设“百里城市中轴线”的构想。这条中轴线从一条主要的交通路线跳到了城市的龙骨和主干,将成都的城市建设模式从“单中心”推向了“双中心”。

重建旧“皇城”

国庆节前夕成都天府广场

如今,成都人都知道著名的天府广场,但知道古老的“皇城”的人并不多。77岁的邓启禄对“皇城”的过去知之甚少,但只看到了它的最后一面。

1950年,七岁的邓启禄第一次被家人带到“皇城”。他记得,当时有三个程门洞穴和两个石狮,它们是政府机关。

据史料记载:成都蜀王宓,又名“皇城”。1378年,明成祖朱元璋授予他7岁的儿子春竹“蜀王”的称号,守卫明朝西南部。三年后,朱元璋派他的儿子建造了明朝最辉煌的封臣宫殿,占地38公顷,即蜀国宫殿。据说它的建筑可以和北京的紫禁城媲美。

1644年,当张钟弦率领他的军队进入成都时,蜀王朱智淑跳进井里死去。张钟弦自称为大西部之王,并把蜀国的宫殿作为自己的宫殿。1646年,在张钟弦撤离成都之前,发生了一场火灾,导致蜀国王宓的部分建筑被烧毁。后来,清朝在蜀国宫殿的原址上建了一所贡院。

袁廷栋说,成都的皇城可以追溯到前五代,是蜀王的皇宫,前蜀国和后蜀国的两个小帝国政府。清朝被推翻后,旧城墙的防御意义逐渐丧失。有些人甚至在墙上盖房子。“皇城”不再辉煌,开始衰落。

他说,在过去,成都几乎所有的低端交易都集中在“皇城”附近,这里是人们欺骗、欺骗、出售和耍把戏的地方。因此,成都人也称“皇城”附近的空地为“卧坝”。在旧社会,它成为成都市中心的一种“癌症”。

新中国成立后,成都旧城的重建始于“皇城大坝”,当时,“皇城的一边堆积着500-600年的垃圾山”据成都城建档案记载,从1950年到1954年,成都清理了20多万吨旧垃圾,仅旧“皇城”边上的“煤渣山”就有16万吨。

经过一百年的垃圾处理,成都体育馆建在“皇城”附近。附近的空地叫做人民广场。广场的南边建了一家百货商店和新华书店。

据新闻报道,1968年蜀王宓被迁走后,在原址上修建了“毛泽东思想胜利纪念馆”,并于2006年改建为四川科技馆。大约在1980年,人民广场改名为天府广场。

今天的天府广场已经成为成都的地标,被省科技馆、成都博物馆和主要商业建筑所环绕。今天的天府广场已经成为一张集文化和商业于一体的成都名片。

俯瞰天府广场

人民路上的国庆记忆

邓齐鲁的祖籍是四川省资阳市。他的祖父是一名农场工人,年轻时在成都谋生。我父亲没有文化。早年他在成都卖蔬菜,后来以黄包车为生。邓齐鲁的父母相继生了10个孩子。他是第六个,但他是家里的第二个,因为只有五个兄弟姐妹幸存下来。

采访者提供了邓启禄小时候的全家福照片。

1943年,邓启禄出生在距皇城4公里的宋公桥街的一所租来的房子里。朱自清从昆明到四川大学教书时,住在他家隔壁。半年来,我父亲每天的第一件事就是带朱自清去上学。

当时,国家物价飞涨。像他这样的贫困家庭不仅很难吃饭,朱自清还在给朋友的信中抱怨一月份的工资不够买大米。因此,邓启禄童年留下的最深刻的记忆是饥饿。

那时,他每天都站在街上等他的父亲,只有当他买了米饭,家里才有食物。一看到父亲回来,他高兴得跳上跳下。结果,他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前额骨折。伤疤仍然隐约可见。

1949年冬天的一天,我父亲不在家。住在院子里的人用石头堵住大门,藏在房子里。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他偷偷跑过去透过门缝往外看。外面的人说,“孩子们,我们是解放军,不是坏人。”他跑回房子去找一个成年人,打开了门。成都解放了。

解放后,我父亲不再拉人力车,找到了一份正式工作,一家人不再担心一天三餐。许多年后,他才知道解放军进城的那天,他的父亲是解放军的向导。

1952年,当邓启禄再次来到“皇城”时,它被重新命名为人民广场。作为一名少先队员,他手持鲜花,高呼口号,跟随游行队伍,从东到西走过人民广场三个门洞上的主席台。"这是伟大而壮观的。"在接下来的10年里,他每天都在这里参加庆祝游行。

今年,成都至重庆的铁路正式通车。父亲带他和他妹妹去看火车。他记得那天很早的时候,他们沿着抚河从孟竹湾走到万福桥,然后走到人民路到火车站(现在的北站)。

在火车站等了很长时间后,他们的父亲突然兴奋地喊道:"火车来了,火车来了!"火车"哐"的一声开了过来,但是突然传来一个长长的声音,五岁的妹妹惊恐地坐在地上,大声哭泣。

现在,77岁的邓启禄谈起童年时,不禁笑了起来。他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火车和新世界。

在接下来的10年里,邓启禄每年11月的国庆节和五一都去人民广场参加庆祝游行和劳动。邓齐鲁印象最深的是在1958年,当时他在初中,他参加了建造锦江饭店的义务劳动。早上,他从家里走到多宝寺第一砖厂,把砖搬到锦江饭店。他一次移动两块,一些学生可以移动四块。由于路途遥远,他一天只能来回移动一块。

“那时,不管是学生、工人还是公民,他们都是志愿工作者,每个人都很热情。”他说。

锦江饭店修好后,所有成都人都去看了。"那时,我认为九层楼太高了."

成都锦江酒店

锦江大酒店(Jiangan Hotel),位于锦江区人民南路二段,位于人民路与成都母亲河锦江交汇处的锦江河畔。建成后,作为中国西南地区第一家五星级酒店,不仅接待了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接待了许多友好国家的国家元首和皇室成员。它是四川外汇的重要窗口,在成都乃至西部的对外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它被视为中国现代建筑的典范,具有很高的现代美学价值。

改革开放前后,人民路上的每一栋新建筑都在刷新成都人对城市的认识。

从北向南延伸一百英里的经济大道。

1962年,邓启路高中毕业,在一家先进工厂当学徒。然后他被推荐到一所大专院校,最后成为一名工程师,开始在一家民政系统企业工作。人民的道路在不断变化,邓齐鲁的生活越来越好。

1974年,邓启禄结婚并生了一个女儿。后来,兄弟姐妹都工作了,成家了,离开了松公桥街的公租房,但他的家人和父亲仍然住在老房子里。1989年,宋公桥街被拆除,他们搬到人民南路榆林区。他们第一次住在有卧室、客厅、厨房和独立卫生间的大楼里。家庭生活环境大为改善。从此,他发现熟悉的成都变得越来越快。

成都过去被称为“穿越城市三英里”,这意味着它在四公里之外。但是后来“老成都”邓启禄发现成都越来越大,无法完成。他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去过95%的地方。

改革开放后,成都被称为“南方富裕,西方昂贵”。榆林区是成都的第一个大型区。据说最初的富人都住在这里,有许多浪漫的故事。袁廷栋表示,榆林之所以出名,是因为第一批“榕票”刚刚抵达成都,在这里租房子。这些人中有一些有才华的人,包括诗人、作家、画家和歌手。榆林路以其在他们作品中的频繁出现而闻名。

2007年,歌手赵雷第一次来到成都。十年后,他的“成都”再次在全国点燃玉林路。但这一切都与邓启禄无关。他说玉林区现在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地区,许多富人不再住在这里。

受访者提供的邓启禄和他的两个双胞胎孙子

邓齐鲁并不富有,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快乐。他说他的孩子已经开始了家庭和生意。他和他的妻子已经在这里住了30年了。现在有一对双胞胎和孙子和他们在一起。他们每天带着妻子和孙子沿着人民的路走,生活非常舒适。虽然有时走得更远,“老成都”并没有意识到新成都的尴尬,但见证这个时代的发展变化也是一种幸运。

杨广林在20世纪90年代初回到成都。1994年,他买了第一辆车。后来,当他女儿回家时,他换了一个。现在这是他第三次变了。他的车越来越好,人民路已经穿过南站,穿过高新区,延伸到75公里外的眉山仁寿。现在它属于成都天府新区。现代高层建筑一路排成一行,绵延数十公里。

今天的人民路宽敞美丽,霓虹灯明亮。两边的高层建筑都在高耸入云。汽车越来越多,道路越来越长。

成都人民南路南延天府大道

这条路还在继续。人民路由北向南延伸,城市中轴线天府大道不断延伸。据《中国西部都市报》报道,2012年,成都提出了建设“百里城市中轴线”的概念。2016年,100英里轴将再次增长,南至眉山仁寿县,北至德阳泾阳区,最终达到150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