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船场网 >军事>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16:者阴山拔点箭在弦上!作战会议在地方宾馆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16:者阴山拔点箭在弦上!作战会议在地方宾馆

来源:船场网 点击:4382

《评论》前情提要专栏

1983年12月,“朱茵山战役”倒计时开始。本月中旬,陆军刚刚结束了年度战备训练会议。他,陆军副司令,让我带去作战准备部工作的参谋杨占祥,先去杨湾了解敌人在阴山的防御情况,同时安排陆军参谋长在下个月初调查情况。第三十一师侦察队也接到特别指示,要及时查明敌人最近的兵力、火力部署,掌握有利于军队接管敌人的条件。我被告知从阜宁在那个方向熟悉的道路上返回,注意道路附近是否有利于炮兵进出集结区,以及在经过铁厂和董干等时,他们之间是否有路径。

我们将在三天后到达杨湾。这时,除了师侦察队之外,93个团的机枪也得到了加强,由已经是侦察队长的副司令员龚崇学和蒋方嘉指挥。龚副司令员来自四川内江。他是军队炮兵的首领。他已经对战场炮兵阵地的配置进行了实地调查。当我把副指挥官的意图传达给这两个职位时,我很快得到了所需的信息。龚副司令员还绘制了计划的炮兵集结和炮兵发射阵地的面积,包括需要维修的进出道路的数量等。让我带他们回去报告。江科长带我去了田常和姜奇,熟悉环境和接应敌人的方式,了解观察员在阴山的敌人情况,参观侦察兵和加强分遣队执行单独任务等。所以我们没花多长时间就完成了任务并回到了军队。

1984年1月初,陆军司令马陈冰、政委瞿姚明、陆军副司令何其宗、后勤副部长陈龚升、第31师司令廖锡龙、陆军第31师参谋长黄铭先等相关人员前往杨湾,在昆明集中后确定“柘阴山作战计划”。4日,9辆带伪装网的吉普车直奔文山250师总部。军区通知我们当晚在师里食宿。

我的第一辆车带路。将近黄昏了。当车队离文山约20公里时,前面有一辆覆盖良好的东风卡车。尽管按了喇叭,它还是不被允许前进。然而,这段路靠近山和沟,路肩上密密麻麻地堆积着用于道路维护的沙砾,无法强行通行,小车队已经被压缩到了下面的距离。此时是“滇东南”的旱季。卡车和车队在砾石路上造成的滚滚沙尘令人窒息,我也很紧张。这种地形和情况是机动中的一大禁忌,因为一旦双方都有敌人专业武装伏击,糟糕的道路将导致严重的损失。

将近18点钟时,我一再急切地敦促司机抓住超车的机会,但狭窄的路面阻止了卡车超车。很烦人地跟了几公里,当看到路基左侧无障碍时,即使司机强行超车,把车停在路上,我下车升起信号旗指示卡车向右停下让路,司机严肃地问道。这时,廖先生的车也赶上了检查情况的队伍。这位50岁的卡车司机拿出他的驾驶执照,咕哝着说他没有听到喇叭声,也没有看到身后超车,说他在为军队拉“战备物资”,这些是白糖和红糖。我严肃地批评了他,并说:“当你拉战备物资时,你应该知道如何让军队护航。”廖也下了车,要求我们在了解情况后立即继续我们的旅程。

小事故后,我们继续我们的文山之旅。我在公共汽车上与参谋和司机交谈,说:廖先生在队伍的后面。他为什么冲到前面?如果我们追不上他,他很可能会追上我们,追上卡车,那会让我们难堪。他笑着说,“这是一个角色。敢冲敢进应该是他的个人风格。”难怪他在自卫反击之前就开始了对“班彭河”的攻击。最后,当撤退时,他抓住战斗机包围和消灭敌人,并保卫他们。他通过展示他敏捷歼灭的“战斗能力”,在军队内外都出名了。

在杨湾,军事指挥官在实地调查后,再次确认了第31师(91团以下)的“尹哲山选点行动计划”,以加强军事炮兵团(3营以下)。回到昆明后,军事首长直接向军区汇报,军区原则上同意作战计划,并要求尽快以书面形式向军区汇报。表明当前形势要求部队做好“随时服从命令”的准备。 

在从昆明返回大理的路上,马司令安排原战地调查队住在楚雄国家饭店。11日下午,在酒店举行了一次战争会议。瞿政委主持,陆军司令传达了军委和军区的意图:越南、柬埔寨、老挝、缅甸和泰国的当前局势以及中苏关系要求部队准备在3月初开展“拉点行动”,目的是“领导越南支持柬埔寨”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优先炮击,另一种是假装炮击。第二是优先考虑一些行动,假装自卑。在这两者之间,有必要优先考虑“绘图点”。总的来说,我们将通过边境行动加强柬埔寨的“三方团结”,共同打击越南对柬埔寨的持续入侵。此外,很明显,第31师(第91团以下)隶属于陆军炮兵团(第3营以下),从现在起将为战争做好准备。这场战争的指导思想是以小代价赢得大胜利。第93团作为主要进攻,第92团作为次要进攻。第三十一师近期将组织参训部队(包括炮兵团)营(包括主战连)以上的主要军事指挥官进行战场调查。陆军主要机关将组成一个不超过20人的"作战指导小组",参加第31师的作战行动。要求从现在开始进入这种局面,所有参赛部队都应停止休假探亲,随时准备前往战区。同时强调“内紧外松”是严格保密的,行动主要由团以上参训部队的领导控制,宣传教育不会扩大。

第31师表示,根据编制,战斗部队仍然缺少部队,特别是通讯记者、司机和枪手的短缺,这需要由军队解决。马司令立即明确表示,总军没有很大的空缺,由第91团调整和补充,该团在这个师从来没有任务。在从短缺的专业技术士兵中取出确切数量的补充剂后,他们将从第32师和第33师调入。要求调入人员必须是能独立作战的退伍军人,军队总部将尽快进行检查和补充。此时,我们明白为什么要在楚雄酒店召开如此严肃而重要的会议。陆军坦克团营地就在楚雄附近,不去那里开会吗?这不仅仅是时间问题,严格保密和不要尽可能扩大知识范围也很重要。

回到部队后,在部队司令员兼政委的直接领导下,他、部队副司令员和后勤部陈副部长组织了一个“军事点作战指导小组”,该小组很快成立。成员包括:总部作战训练部副主任郭伟涛、杨占祥、参谋兼摄影师艾宗生;邢岳阳,炮兵部参谋;我和工程部的参谋成龙组成了一个军事小组。政治部有宣传部副部长秦蔡铣和安全部主任唐英东。物流部主任吴章华、军械部助理金李文等。为了对这次行动保密,要求携带便衣到战区待命。

军区很快批准了军队的“行动要点制定计划”,并批准第31师组织作战团营长在杨湾进行战场勘测。陆军参谋长任命我陪同参谋杨占祥。

跟随第三十一师战场侦察人员到前线进行侦察,他们在文山军分区招待所停留了两天。晚间会议上,黄铭先师参谋长明确了战场侦察的组织、日程和注意事项。师团长和师炮兵团的工作人员组成一个小组,两个步兵团各组成一个小组。侦察队将带路,并在现场充当警卫。侦察期间,每个小组每天交换区域。为了保护调查的秘密,从第二天开始,要求穿便衣,并且不再互相要求军职。

廖先生说:从现在开始到一些作战任务完成,他和团级以上的领导人不再被允许称呼军事职务和代号,也不再用当地的名字称呼他为“老板”。就叫他“老廖”。有人说直接叫老师老廖不好。他补充说:他是家里的第二个,所以请叫他“二哥”。他比你们所有人都大。如果你叫我二哥,你就不会受苦了!廖老师的话音刚落,就引起了笑声。当时,下属们都说“二哥”或“廖二哥”仍然讨人喜欢,喊出来也不是什么忌讳,但要自然得多。从那以后,随着阴山战事的持续,尤其是在赢回阴山后,军队中称呼辽为“二哥”和“辽二哥”更为常见。因此,当他被任命为军区司令员和副司令员时,“辽戈尔”的称号就流传了下来。正规军如此广泛地称呼自己的头真是罕见!我认为应该从这次战场调查开始。

“百万裁军”后,当我还是第三十一师副司令员时,总部工作组问我:你们部队为什么叫当时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廖锡龙“廖戈尔”?正如我上面提到的和我的理解,我回答说:这是由于共同的战斗经验而自然形成的。感觉像是某种亲密的地址。这也可以看作是对辽以前从“板盆河”到“板饶三”再到“尹哲山”作战指挥的认可。这也是对他的部队在边境战斗中取得的成就的尊重,也是一种自信和自豪的感觉。

在杨湾,我联系了当时92团代理团长胡志明和93团团长姚胜德。胡以前是该团的参谋长,1971年在唐山参军。从军事学院回来后,他担任副手,两个月后成为该团团长。应该说廖对他有更深的了解,也可能对培养年轻人感兴趣。因此,廖在调查中对胡的态度更加严肃,提出了更多的问题。姚胜德1965年参军,几乎是第93团的团长。直到1983年初他成为代表团团长后,我们才相互联系。年龄和资历没有太大差别,我们的交流更加直接。

虽然军队已经明确了两个团的主要和次要攻击任务,廖先生在实地考察时告诉两个团:我不在乎军队中谁是主要和次要攻击,我要你们面对敌人的情况和战场环境,制定团的战术,说明自己完成主要和次要攻击任务的优缺点,然后决定谁是最终的主要和次要攻击。在这种情况下,两个团一到就必须准备好,他们将在杨湾再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廖先生告诉我,允许两位领导人以主辅角色进行区域交流实地考察,就是让他们好好利用自己的头脑,在其他地方思考,相互合作,不仅是为了启发思路,也是为了集思广益,取长补短,最终达成共识,避免互相照顾、互相争斗的现象。花更多的时间在研究和学习上是值得的,因为协调不好,甚至争吵会在战斗结束后继续。

廖先生要求各级指挥员在讨论战术时要虚心,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以达到广泛收集意见的效果。同时,不要放弃疑点。无论你是上校、营长还是处长,你都可以被他询问。无论是在杨婉现在的位置还是下关沙盘,都不乏尖锐的争论。他注意到的所有问题都必须彻底调查,这样参与者的思维才能被高度调动起来,而那些被稍微疏忽地问到的人往往会无言以对,直到找到原因并商定措施。尤其是对于突破障碍、开辟通道、开辟突破等重要环节,如逐步火炮配合,更是越来越精细。包括何其宗在内的陆军副司令也有这个特点,经常在战术、技术等问题上突然问周围的人,让人目瞪口呆。

战场调查结束后,第31师的战斗训练全面展开。几乎所有参加战争的步兵连都建造了作战任务沙盘。官兵可以在沙盘前随时讨论战术,并在类似地形上练习战术和协调。在此期间,从第32师和第33师以及陆军直属队调到第31师的100多名专业技术士兵,包括司机和记者,陆续增加。

加强体能和抗疲劳锻炼也是格斗训练的重要组成部分。除了组织武装越野训练、夜间格斗技能和营地规模的训练之外,教师还需要利用业余时间开展“100场篮球”比赛。40多岁的廖先生也参加了培训。一旦他去了另一个队,他就可以把球传给另一个队,而且不想替换它。他精力充沛。

1984年元旦刚过,何副司令又带我们去了第92团剑川站指导作战训练。此前,他选择了附近类似的战场地形。他已经派出部队、侦察连和工程师在该地区修建防御工事。他根据敌人山地防御行动的战术特点进行模拟和设置阵地,并与步兵营和连队合作,对对抗的实兵进行实弹训练。特别是针对尹哲越军阵地前方地雷、尖刺、鹿寨、带刺铁丝网等众多障碍物,研究了攻击队如何在敌人面前开辟一条冲击路径,以及如何用小而实用的战术手段克服敌人的障碍。经过反复试验和演习,步兵部队在敌人前线开辟通道的主要方式如下:

用尼龙绳连接“三角钩”,把炸药抛到雷区,引爆地雷。

用导爆索引爆通道。它由四根引爆线组成,可以手动投掷,也可以捆在竹竿上排成一排送出,然后拉动火引爆地雷。

使用直列炸药或直列捆绑手榴弹制造爆破材料,交替爆破障碍物、引爆地雷和打开通道。

连接炸药筒,交替引爆通道。

用40个火箭发射器发射集束导爆索来炸毁通道。尼龙绳应具有安全长度(不小于10米),以连接集束导爆索并固定在火箭弹头上。发射的弹头应驱动尼龙绳,使导爆索飞向地雷障碍物区域,然后引爆导爆索引爆通道。每次发射可以同时引出两根集束导爆索,每根集束导爆索由两到三根导爆索组成,每根集束导爆索根据情况可以有几十米长。发射前,用尼龙绳系住集束导爆索的末端,控制导爆索落地爆炸的距离和面积,然后依次盘绕集束导爆索,便于顺利牵引到位,然后引爆爆炸路径。这种方法需要时间准备,但定位好,操作简单。

使用“320爆破法”(20世纪60年代大规模军事训练中广泛推广的一种爆破方法)来开辟通道。然而,这种方法很费力,每包需要5到6公斤炸药,并且不太安全。它只被工程师使用。

这些开放存取的方法简单易行,便于携带和操作,效果良好,易于官兵接受,很快将得到推广。

剑川之后,我们去永平93团检查战斗准备和训练情况,并参加了类似地形上实际士兵、实际装备和实际距离的推演。副司令员何厚铧集中“指导小组”的意见,在确认部队紧紧抓着应急训练,互不依靠,训练相对扎实,备战训练目的明确,战斗情绪正常,做好了准备后,指出了以下问题。

连排长也不太清楚自己的任务。他们应该反复组织干部沙盘演习。训练不够有针对性,战场场景的设置也不真实。培训内容应根据任务确定,排练时需要加强。我们必须努力解决指挥协调问题。

强调要组织战斗,做到形势明确,敌情分明,位置明确。二明,任务明。第三,应采取具体措施应对各种情况。

据指出,该营属于炮连和重机枪连,因此他们在进攻出发阵地时不再使用马匹(当时,这种类型的连队仍然装备有骡子和马匹),所以他们会带更少的弹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考虑可行的方法,以确保只有当我们战斗时,我们才能有足够的弹药。

战备检查发现,小镐和铲子等“岩土工具”是不够的。回到军队后,指挥部迅速解决了包括爆破训练设备短缺在内的问题。军官和士兵缺少雨衣、水壶、背包等。后勤得到了补充。

赌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