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船场网 >教育> 月是故乡明!中秋刚过,一起聆听故乡那温馨的夜丨播报之声

月是故乡明!中秋刚过,一起聆听故乡那温馨的夜丨播报之声

来源:船场网 点击:4485

随心所欲,为您播报!亲爱的朋友们,中秋节刚过,在这个美丽的中秋节季节,我宣布你和我正在复习季羡林写的一篇美丽的文章,家里的月光多明亮啊!。

让我们回到家乡温暖的夜晚,宁静的明月和童话般美好的童年。

点击收听

家里的月光多明亮啊!

作者:季羡林

每个人都有家乡,每个人的家乡都有月亮。在他的家乡,每个人都喜欢月亮。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然而,如果只有一个月亮,它似乎有点孤独。因此,在中国古代诗歌中,月亮总是有某种东西作为衬托,最主要的是山和水,什么是“山高月亮小”,“三池映月”等等,都无法计数。

我的家乡在山东西北部的大平原上。当我年轻的时候,我从未见过山,宫山红是什么?我曾幻想这座山可能是一根又圆又粗的柱子,不屈不挠的精神,很不威风。后来,当我到达济南时,我看到了这座山,突然意识到这座山是这样的。因此,我在家乡看月亮,从不与山接触。正如苏东坡所说,“月亮升到东山之上,在斗牛之间盘旋”,这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至于水,我的家乡很大。几个小芦苇坑占据了村子的一半以上。在像我这样的孩子眼里,虽然不如洞庭湖的“八月湖”壮观,但也有一点朦胧。夏天,黄昏后,我躺在坑边院子里的地上,数着天上的星星。有时候,在一棵古老的柳树下点燃篝火,在树上摇晃,成群的蝉飞下来,比在白天把它和嚼过的麦粒粘在一起要容易得多。我每天晚上都很享受,每天都期待着黄昏的早日到来。

后来,我走到坑边,抬头看到晴朗的天空中有一轮明月。清澈的光溢出来,随着水中的月亮互相映衬。那时,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诗歌,但我也喜欢它,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心中激荡。有时我在回家睡觉前会在坑边玩很长时间。我在梦里看到两个月亮重叠。清澈的光线更加清澈。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到坑边的芦苇丛去捡鸭子下蛋。一道白光闪入水中。触摸是一个鸡蛋。此时,这更令人兴奋。

我只在家乡呆了六年,然后我离开了家乡,四处漂泊。在济南住了十多年,在北京住了四年,在济南住了一年,在欧洲住了十一年,在北京住了十年。在此期间,我去过世界上近30个国家,并且我见过许多月亮。我曾在美丽的瑞士莱蒙湖、辽阔的非洲沙漠平原沙滩、浩瀚的蓝色海浪和雄伟的群山中看到过月亮。

这些月亮应该说是美妙的,我非常喜欢它们。然而,看到它们,我立刻想到了芦苇坑上方和我家乡水中的小月亮。相比之下,无论我感觉如何,这些浩瀚世界中的大月亮永远无法与我心爱的小月亮相提并论。不管我离开家乡有几千英里,我的心都会立刻飞翔。我的小月亮,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我现在四十多岁了,住在龙润花园度假村。夸张地说,这里有森林和竹子,绿色水循环和几座土山。风景无疑是美妙的。几年前,我从庐山回来疗养。一位在庐山休养的老朋友来看我。看到这样的风景,他激动地说:“你住在这么好的地方,为什么要去庐山?”可以看出,龙润公园令人印象深刻。

因为这个地方有山、水、树、花、鸟,每天晚上看天空的时候,月亮都照在蓝色的波浪上,天空蓝了几公顷,荷花的香气溢得很远,鸟儿静静地歌唱,我真的忍不住说这是一个赏月的地方。荷塘月色的美景就在我的窗外。不管谁来这里,我们都能享受吗?

然而,每一个如此美丽的日日夜夜,我仍然会想起我家乡魏坑的普通小月亮。看月亮和想家已经成为我经常的经历。思乡病不能说是痛苦或幸福。有回忆,忧郁,怀旧和遗憾。时光飞逝,时间永不再来。微苦中有甜。

家里的月光多明亮啊!,我什么时候能再次在我的家乡看到月亮?我俯视着南方的天空,我的心飞到了我的家乡。

作者的低调

季羡林(1911年8月6日-2009年7月11日),字Xi·迪,齐章,国际著名东方学家,中国著名作家、语言学家、教育家、汉学家、佛教徒、历史学家、翻译家和社会活动家。

季羡林早年曾留学国外。他精通英语、德语、梵语和巴利语。他能读俄语和法语,尤其是吐火罗·罗文。他是世界上少数精通这门语言的学者之一。

季羡林生前写了三篇桂冠:一篇中国学硕士、一篇学术界硕士和一篇国宝。

作者季羡林

图片、照片、网络音频、贝壳学习厅

《唐莉莉与雷凌》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