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船场网 >文化> 莫高窟文化遗产保护:传统手艺与数字科技下的新生

莫高窟文化遗产保护:传统手艺与数字科技下的新生

来源:船场网 点击:3255

[编者注]

"敦、大爷、黄、叶盛."在宏伟的西北开放区,敦煌以莫高窟闻名于世。

这座古老的石窟见证了多元文化的交流和聚集。它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保存最完整、内容最丰富、艺术最精美的佛教文物。

然而,在千年聚会期间,莫高窟曾经历抢劫、破坏、风化和侵蚀。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保护莫高窟已成为敦煌几代人的责任和使命。愿意坐以待毙的大国工匠对数字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将恢复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佛教国家的辉煌。

如何与时间抗争,如何保护文化遗产不仅仅是莫高窟面临的挑战。世界正在探索新的途径和技术手段,以更好地保护和传递历史留给人类的宝贵财富。

[长篇报告]

当5g时代到来时,古老的莫高窟也听到了新技术的声音。

8月底,敦煌研究院与科技公司签署协议,引进5g技术,共同推动5g联合创新实验室的建立。

在未来的日子里,照相机收集的千年壁画将被更快更好地传输、处理和存储,然后通过互联网传输到世界各地。

莫高窟,一个1000多年前挖掘的佛教王国,仍然有735个洞穴。它拥有45000平方米的壁画和2000多件彩色雕塑,已成为世界上最古老、保存最好、最丰富和最精致的佛教艺术遗产。越来越多的游客已经前往数千英里外的西北部参观“沙漠艺术博物馆”。

然而,在经历了历史上的掠夺和破坏、长期的侵蚀和风化之后,衣服的颜色逐渐褪色,佛像的眼睛变得模糊,宫殿的墙壁开裂,古老的器乐结霜...

结果,与时间赛跑的指挥棒开始代代相传。工匠们走进了石窟。照片框被放在壁画的前面。最传统的工艺和最先进的技术汇集在一起,复兴了千年佛窟。

7月11日,甘肃省酒泉市敦煌莫高窟九层楼。照片/视觉中国

预防性保护

现在,参观莫高窟有了新的体验。

在进入石窟之前,游客首先在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观看数字电影。照相机滑过沙漠、骆驼嘶鸣和灰尘盘旋。故事从张骞的西域外交使团开始,经过几千年的建设,丝绸之路上的佛教世界有了最初的面貌。人们称之为“千佛洞”。许多年后,莫高窟出名了。

随着丝绸之路的起伏和佛教的兴衰,莫高窟也欣欣向荣,一片寂静。这段历史浓缩在20分钟的短片《一千年的莫高里》。

第二电影院旁边是电影《梦幻佛殿》,持续了同样的20分钟,是敦煌莫高窟经典洞穴的虚拟游览。这些特色洞穴一个接一个地展示在游客面前,穿插着对它们的年龄、风格和壁画内容的解释。

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于2014年8月投入运营。这是莫高窟保护工程的核心项目,总投资3.4亿元。今天,数字显示中心每天播放30部电影,每部200人。此后,200名游客在8名导游的带领下,乘坐4辆公交车前往石窟地区,8条路线游览。人们在8分钟后走出石窟,这不仅充分传播了莫高窟的历史,而且大大减少了游客在石窟中的时间。

这种安排是为了减少游客在洞穴中的停留时间,并减少他们呼吸中的湿气和二氧化碳对壁画的破坏。敦煌研究院用了10年时间进行洞穴监测和游客调查,最终统计出游客量:基于每位游客参观莫高窟2小时,每天只能接待3000人,洞穴中25人的标准小组最小面积为13平方米,每个洞穴平均8分钟是合适的。

洞穴外,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看到莫高窟。2016年5月,“数字敦煌”在全球推出。该研究所的同事们已经利用了莫高窟十多年来积累的数字档案,30个经典洞穴以另一种形式在互联网上重建。

点击链接是30个洞穴的列表。时间和简介列在首页。点击鼠标开始洞穴全景游览。点击加号放大,几千年前的天空轮廓清晰。

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于2014年开放,标志着敦煌研究院成立70周年。也正是从这个时候起,莫高窟的保护跨越了“抢救保护期”和“科学保护期”,进入了“预防性保护期”。

拯救灰色的头和肮脏的脸

石窟里的蓝色工作服几乎静止不动。

壁画修复者坐在脚手架上,用刷子掸去中空壁画上的灰尘,然后拿起注射器,将准备好的胶结材料沿着灌浆管落下。这幅壁画像鳞片一样被压着支撑着,又贴在墙上了。大多数时候,他们不得不在一幅小壁画前坐几个小时。椅子被放在同一个位置,看起来好像没有动过。

壁画修复师李运合今年86岁。他当“医生”已经63年了。他已经修复了4000多平方米的壁画,目前仍在前线工作。虽然腿和脚没有年轻时那么强壮,但是爬上两层的脚手架不是问题。

李运合在工作。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六十三年前,李运合在去新疆的途中,在敦煌停留拜访亲戚。出人意料的是,他被时任敦煌研究院院长常书鸿“拘留”。

小李在莫高窟的第一份工作是清理堆积的沙子。许多年后,举世瞩目的丝绸之路明珠,在当时还是一片尘土。无人看管的洞穴散布在戈壁悬崖上,走道狭窄,偶尔会坍塌。流沙堆积起来,高达四五米,甚至堵塞了石窟。新清理的地面突然被北风吹来的新沙子覆盖了...

每天,李运合也变得苍白。用白煮面条填饱你的肚子,前面放一碗盐和一碗醋,戈壁沙漠上的红柳枝做筷子。水来自库口泉,因为它含盐量高,所以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总是会拉肚子。住宅是从马厩改造而来的宿舍。睡觉时灰尘会落在脸上。第二天早上鼻孔是黑色的。

“那时,我也不觉得苦。这么多绅士可以蹲下。我为什么不能作为高中生蹲下?”对李运合的记忆。

“先生们”指的是常书鸿和莫高窟的其他守护者。1944年,国家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六年后,它更名为敦煌文物研究所。常书鸿和一群艺术家被莫高窟的艺术魅力所吸引,纷纷来到敦煌。

出乎意料的是,沙尘暴的侵蚀、战争和西方冒险家的掠夺使得莫高窟在天灾人祸的蹂躏下陷入混乱。

放下笔,年轻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会做体力劳动。在戈壁沙漠上一排排地种树。在石窟中筑墙以阻挡沙尘暴和野生动物;石窟上方的悬崖上也修建了沙墙……直到1956年李运合到达,沙子仍然是莫高窟最大的敌人。

经过三个月的试用期后,李运合留在了莫高窟。李运合记得院长常书鸿对他说:“小李,我会给你分配一份工作。不仅你,我们的国家也不会。现在我必须找到自己的路。”

从那天起,李运合开始修复莫高窟的壁画。

许多年后,李运合无数次回忆起他第一次作为修复者进入洞穴的那一刻:壁画斑驳,雕像倒塌,数千年前的谷物和草从废墟中显露出来。门开了,风吹了进来,画得很重的壁画“像雪花一样飘落”让人感到苦恼。

李运合蹲在晚唐莫高窟第161窟,一点一点地收集壁画,一点一点地粘贴回去。当光线不足时,白纸被铺在地上,以反射洞外的阳光。在没有实验设备的情况下,使用厨房炉灶和锅加热并观察材料性能。用什么样的除尘损伤最小,用什么样的附着力最大,用什么样的压痕最小,都要靠不断摸索。

许多年后,人们将这段时间定义为莫高窟保护史上的“抢救保护期”。有些人指出了早期修复的局限性——如水泥“补丁”渗透性差,水继续侵蚀周围的壁画;铁条和铆钉粗略地钉在壁画上,对壁画造成了二次损坏,影响了它们的外观。但当时,这是莫高窟能得到的最好的“拯救”。

161洞不到60米的壁画花费了李运合700天700夜。它成为敦煌研究院历史上第一个独立修复的石窟,也是中国壁画修复和保护的起点。

莫高窟第386窟咬甲病修复前后壁画的比较。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科学防控

经过长期的抢救,莫高窟文物保护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进入了“科学保护期”。

起初,敦煌研究院的大部分成员来自艺术专业。渐渐地,人们的学术背景变得越来越多样化。

李运合说,文物保护涉及许多领域,需要专门人员分析岩体结构、物质成分、病害原因等。以前,在最困难的时候,修复者必须带着材料去参观大学,找专家来帮助做实验。后来,该研究所有了自己的团队,来自化学、水利、生物和岩石力学等不同专业的人才聚集在一起。在新石窟开始修复前,对石窟的温度、湿度、气压和地温、原始壁画的材料和内容、病害的类型、面积和原因都有具体的数据和分析,修复者有针对性地完成修复工作。

除了洞穴中的小环境,莫高窟周围的大环境也进入了保护者的视野。石窟中,700多个石窟分布在南北长1600多米的岩体上。早在20世纪90年代,敦煌研究院就与兰州地震研究所合作,研究莫高窟的基础和水文特性、抗震能力、石窟稳定性等。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自然保护主义者开始对沙尘暴灾害进行科学的防治。石窟出现之前,敦煌老一代人种植的新疆杨树早已郁郁葱葱。后来,有两公里长的灌木像丝带一样缠绕着。工程防砂已经提上日程。在莫高窟顶部无边无际的戈壁上,草方格沙障和沙砾压实切断了沙源,而尼龙网栅栏挡住了沙子的“攻击路径”。“沙子”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敦煌研究院还与美国盖蒂研究院(Getty Research Institute)合作,开展了一项关于莫高窟保护的研究项目,以莫高窟第85窟为例,寻找保护莫高窟的有效途径。

后来,85洞成为1997年敦煌研究院《中国文物古迹保护指南》的一个范例,这是指导中国文物古迹保护的第一条规则和标准。

在壁画修复中,中美专家花了四年时间对80多种材料进行试验,寻找效果最好、对壁画影响最小的修复材料,形成了一整套保护壁画的科学程序和技术,解决了莫高窟壁画修复和保护中的空鼓、脆碱等难题。

今天,70后和80后逐渐成为恢复者的主力军。壁画上的“治病”工艺是由大师传给弟子,再由弟子传给弟子。回头看,他们会折断手指,说:“我的主人是李运合先生的徒弟。”许多年后,年轻的90后修复者开始工作,成为第四代。

李运合见证了敦煌研究院的探索和变迁,他的子孙在他的影响下成了“行墙者”。20世纪80年代,李运合的儿子李波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回到莫高窟跟随父亲修复壁画。2000年初,孙子李晓阳在澳大利亚留学结束,成为一名壁画修复师。

当他接过指挥棒时,李晓阳曾经说过:“爷爷一生都在随风奔跑。他说这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比赛,但我们必须逆着天气前进。即使风耗尽一生,它也会留下一个无法重现的文明。”

“数字敦煌”

“没有什么可以永远保存。莫高窟的最终结果是持续的破坏。我们人类一生所做的事情之一就是与破坏作斗争,让莫高窟保存得越来越久。”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范进士多次说过类似的话。

这些图像记录了莫高窟不可抗拒的破坏。1908年,汉学家佩里奥特首次来到莫高窟。陪同他的摄影师拍了一组壁画。2011年,敦煌研究院摄影师孙志军前往同一地点拍摄同一幅壁画。

在过去的一百年里,黑白照片已经呈现出彩色,但是由照相机固定的壁画的外观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在莫高窟第217洞,霍克基奥被改造成观音万能门产品。1908年,它仍然是完整的,有清晰的神和佛的轮廓,有足够的器具和服装可以用肉眼识别。然而,到2011年,照片覆盖区域的大部分壁画已经褪色、模糊并且不为人知。

莫高窟第97窟的壁画在1908年斑驳斑驳,但16顶罗汉的服饰和眉眼仍有相对清晰的轮廓。然而,103年后,一些罗汉只有他们的头可见,而另一些罗汉有斑驳的整个画面。

"保护一刻也不能停止。"在一次采访中,范进士告诉媒体。她解释了两种保护方法,“一是利用化学、物理、工程等技术修复受损文物,使修复后的文物能够延长其寿命。然而,任何先进的保护技术都只能延缓文物的使用寿命,无法遏制壁画和彩塑的退化趋势。第二种方法是利用数字存储技术永久保存莫高窟的文物信息及其珍贵价值。"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修复者“面对墙壁”的同时,莫高窟的数字化进程也开始了。本世纪末,一群学者前往美国西北大学讨论壁画数字化方案。

那时,保护者需要从头开始学习摄影。电影很贵,每张快门都要花很长时间准备。由于设备简单而简陋,影片在拍摄完成后自行冲洗。在没有恒温装置的情况下,薄膜被移动到炉子和洗衣桶中,以随时混合冷水和热水来保持恒温。

2005年,年轻的于天秀大学毕业,来到莫高窟工作。一年后,敦煌研究院建立了一个数字中心。在此期间,利用互联网技术和图像处理技术的浪潮,传统的电影拍摄向壁画图像的数字化采集过渡。

于天秀的作品主要分为两个部分,用他的话说,每天“上洞穴,下洞穴”。在早期,有必要“把整体分成几部分”。摄影师们把足迹和照相机带入洞穴。当时的要求是300dpi的精度,这意味着将壁画分成几幅31厘米乘47厘米的照片。这也意味着一个超过10平方米的洞穴需要拍成千上万张照片。在后期阶段,有必要“将零件变成整体”,并拼接、处理和校正捕获的照片。这个过程需要的时间是早期的三倍。

成千上万年前的壁画被照相机一幅接一幅地记录下来,并储存在计算机中,以避免时间的破坏。

今天,莫高窟正在走向世界。于天秀和他的同事们仍在一键按下快门,一帧一帧地编辑图片。李运合和他的弟子们仍在一点一点地除尘,一幅幅地修复壁画。

几十年前,大多数去莫高窟的朝圣者是艺术家和历史学家。现在,许多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开始“向圣经学习”。莫高窟的专家往返于敦煌和候鸟等地之间,将莫高窟的技术带到河北、河南、西藏等地,并帮助培训新的文化和保险人员。

每年暑假,都会有大量的年轻人来莫高窟实习、研究或做志愿者。他们中的一些人会留下来加入于天秀和李运合。

文物保护队里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物。老一辈敦煌人接过指挥棒,总是对他们说:“这是无价之宝,应该敬畏。”

数字中心的工作人员在山洞里拍照。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参与者说]

"我们尤其感到自豪的是,我们的成就受到了如此多的人的关注。"

敦煌研究院数字研究所副所长于天秀

2005年,当我从兰州交通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听到我的室友说敦煌研究院正在招人,然后我提交了我的简历,心想:“莫高窟为什么要招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进入研究所后,我了解到我在做数字工作。

那时,互联网并不十分流行。只有办公室电脑有网线,手机是摩托罗拉的。这个20多岁的年轻人突然来到了这样一个被戈壁沙漠包围的僻静地方,有半个小时看不见任何人。起初,他很不舒服。

慢慢开始着手工作,整个人才脚踏实地。在我任职的第二年,学院的数字中心成立了。我们的工作是收集莫高窟的数字图像,然后拼接起来保存在电脑里。

在洞穴中拍摄时,我们经常会遇到特殊情况,比如壁画有指甲疾病,颜料表面卷起,拍摄过程中会有阴影。在我们收集图像之前,我们必须不断测量光线,直到阴影被消除。收集后的拼接过程也应确保不影响拼接结果。此外,我们还会遇到矿物颜料反射、设备故障等,所有这些都需要不断探索解决方案。

最令人满足的时刻是在2008年,当时敦煌研究院和中国美术馆合作举办了“繁荣时代与光明敦煌艺术展”,展出了许多由资深艺术家复制的壁画,还包括莫高窟第61窟五台山的照片。13米多长,3米多高,整面墙都是我们用数字手段保存下来的壁画。从收藏到拼接,这张照片花了我们三个月的时间,40多平方米的照片不会缺一根头发,它会被完全复制。

后来,“数字敦煌”上线后,我们保存在电脑里的壁画开始被更多人看到,甚至走向世界,成就感变得更强。

目前,莫高窟的保护非常完善。我们负责的数字工作也进入了一个成熟时期。在团队和前辈技术积累的基础上,年轻人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主动性。近年来,我们不断与外界合作,“数字提供商”等项目进展顺利。

过去,我们的工作内容存储在计算机中,只有在完成后我们才能看到。其他人看不见。当这么多人看到我们的成就时,我们真的非常自豪。

[关于同一主题的问答]

问:你认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最大的变化和进步是什么?

于天秀

北京新闻记者王双星

编辑陈晓曙校对刘悦和傅春

时时彩开户